产品搜索
首页@利澳注册@主页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1-02-22 10:53:26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首页@利澳注册@主页主管QQ91642--“我一直在给经纪人疯狂打电话,在找剧组谁负责时间,说我可以当天去当天回。不管会不会淘汰,我都一定一定一定要去。”分三天进行的千人海选赛结束在即,经纪人却没有替她向剧组协调时间参赛。

  关于前两天的录制,她听说海选有非常多很嗨、很奇葩的选手,听说最后一天“卡”得很严。正式入场的时候,李佳洁还有点迷糊。而进入晋级区的时候,房间里已经满了,她是倒数第二位晋级选手。

  而在节目正式开播时,李佳洁成了整季《奇葩说7》首位出场的选手,也是整季节目首位5番晋级选手。

  刘擎教授用“横冲直撞”形容她,蔡康永说她“专业”、“透彻”,杨幂觉得她符合“我成长道路上某一个阶段的一个心态”。#李佳洁 偶像的本质是商品#冲上热搜,抖音上“面对甜妹的杨幂有多温柔”点赞量超过50.7万,

  在《奇葩说7》登场时,李佳洁用“女团OG”介绍自己。在签约华策影视300133股吧)之前,她曾是蜜蜂少女队的成员之一,与《青春有你2》出道团The9成员刘雨昕、孔雪儿是队友。

  选秀元年之后,李佳洁与同公司的虞书欣分别参加了《创造营2020》和《青春有你2》,这段经历,被她在《奇葩说7》中形容为“一个选秀地板砖”、“一个选秀天花板”。

  偶青、创系选秀代代更迭,综艺形式愈发成熟的同时,也催生了“全自动选秀生态”。从开播前微博、豆瓣的长期预热、播出后的热搜霸榜、打投集资到收官夜的成团出道,对于内娱秀粉而言,一系列流程都已经熟稔于心。

  在《创造营2020》前期官宣时,李佳洁也因为长相可爱在豆瓣被推为节目的“民选门面”。但节目播出后的造谣事件严重影响了她的人气与镜头。

  “女团成员没有开麦机会。”时隔半年多,李佳洁已经可以在《奇葩说7》中云淡风轻地说出这句话。但鲜有人知这句话背后的经历,以及偶像预备役所处的真实环境:不止是没有社交平台的使用自由,更是“永远会被人评价”、没有自由度可言的境况。

  巧合的是,李佳洁把练习生描述为“一道正在生产的菜”,无论品尝的人是米其林厨师,还是路人甲乙丙丁,“不管是谁都能尝一口,说这儿咸了、那儿淡了,这儿甜了、那儿酸了。”而《奇葩说7》的主题恰好是“菜市场”。

  在“奇葩大市场”,形形色色的人们来来往往,砍价、叫卖,甚至争辩通通存在,一道道琐碎的生活辩题背后是充满烟火气的“地摊哲学”。

  在这里,她把自己形容为3678线小艺人,在黄执中辩论的时候奋笔疾书记下前辈的漏洞,也当着杨幂的面探讨幂式“无所谓”心态。每晋级一次,她就会认认真真地去掉自己的“零头”:海选结束后是3670线线。

  从选秀综艺到语言类节目,李佳洁的选择在外界看来或许是对偶像身份的“叛逃”,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内心的秩序。

  “我算是《奇葩说》的老粉丝了。我是很了解它的,所以才觉得自己可以来。我之前看一些辩题的时候都有非常强的表达欲,我觉得这个时候要是我站在那儿好了,会觉得辩手怎么没有想到我这个论点呢。”聊起对《奇葩说》的理解,她语速很快,加了不少重音:“但是说真的,我之前的心态确实有点事后诸葛亮了。”

  “以前被别人误解的时候,我没有办法为自己说话。现在我要自己发声。”在23岁的李佳洁看来,《奇葩说》是一个自由度、包容度很高的地方。“很年轻、很热血、很中二,大家可以以任何的形式存在。在这里,大家可以大胆做自己。”

  《博尔赫斯谈话录》里记载:“在西班牙语里你不说‘醒来’,而说recordarse,意思是,记录你自己,想起你自己。”

  鲜少有人能在每天八点钟醒来的时候就想起自己。当真实的焦灼和寻找自我的惶然被藏起,直面自我的坦率就成了另一种“醒来”:冲破定义,由自我去发声。

  “我其实是热血少年,不太像是一个可可爱爱的女孩子。因为从小就经历比较多,也有原生家庭的原因。所以我是在很小的时候就会思考自己怎么生存、怎么活着,像是打了催生剂长大的植物,得适应这个世界。”

  李佳洁毫不避讳原生家庭与成长经历。脱口而出的不假思索,让人深信她没有包袱,也未经包装。“偶像预备役到辩手身份的转变,是别人对我的看法。但我其实从头到尾都是这样的一个人。”

  《奇葩说7》里有这样一道辩题:“妈妈疯狂应援男明星不着家,我该不该阻拦她”。无论在观众或是选手看来,这都是最适合李佳洁的题。但她却突然“叛逆”了,选择了另外一道职场相关的辩题。

  -“妈妈疯狂应援男明星不着家怎么办?我就纳了闷了,上来我就想吐槽这个题,众所周知内娱没有舞台,你妈妈疯狂应援不着家,我告诉你,你妈眼光好,你妈搞到了‘顶流’!”

  -“而且顶流都有打歌期的,你不用劝阻你妈妈,你妈妈到时间自己就回来了。你可能在家从头开始追一部剧,剧还没追完,你妈妈追的那一代就已经没有了,所以你根本不用担心。”

  从内娱偶像生态聊到现象级偶像的生命周期,李佳洁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自己关于这个辩题的思考。但辩完之后,她又停下来说:“我当时就是想要新鲜感。无论是生活中还是来录《奇葩说》,我特别追寻人生的游戏体验感。我选了一个不太了解的职场,想结合我自己的职场来说,试试吧。”

  在参加《奇葩说7》之前,李佳洁已经具备对国内外偶像市场与生态的了解和思考。

  “因为偶像这个职业在内娱其实没有什么打歌舞台、定时回归等成熟的体系,所以‘偶像’在我们的娱乐市场上是一个过渡型的身份。练习生是选秀偶像的储备人,选秀偶像是整个市场的储备人。”

  不得不承认,在她的这番回答面前,所谓的鄙视链与偶像的边界感争议都迎刃而解了。

  也正如蔡康永在节目中给出的评价,她是罕见的会站在粉丝立场思考的偶像:“成团和solo最大的区别在于观众的焦点在一个人身上、还是在一个队伍上。solo就意味着你要一个人面对,优点和缺点都会同时被放大,如果没有作品,很快就会被忘记。所以成团是一种过渡,为solo准备好才华、技能,或者闪光的品质。”

  反叛,已经成为了她的内心信条。对于这样一个有表达欲、有反叛精神的“奇葩”而言,去开麦,去对抗子虚乌有的谣言,去发声,去反驳那些刻板观念,反对外界用可爱定义自己,似乎是天性使然。

  “我刚参加完《奇葩说7》,最好的结果就是我拍的戏现在就能播。但是你要面对的就是这个时间的断层。也许在某个时候就会有新的机会出现,所以要不断努力,积累自己的作品。”

脚注信息
 Copyright(C)2011-2021 多玩2地板有限公司版权所有